🔸雾莓糖果🔹

平平无奇的多墙头选手
爱好是一天换一个头像一天换一个坑
起点大男主受爱好者

all叶甜奶all三太中all耀空白all闲
总之就是非常好磕

【霍三/all三】Omega总裁是师父的竹马但是他被我X了怎么办

*abo All三主霍三 3k+短打

*和太太们一起的元旦贺文!

*狗血梗 çŽ°ä»£pa

  

——/


  星罗大酒店,8302号房。

  “哈啊……”

  唐三躺在酒店柔软的床上,骨节分明的手将被子狠狠揪住,晕晕乎乎的大脑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甜腻的信息素味儿几乎充斥着整个房间,破碎的喘息痛苦地溢出嘴角。

  手机放在床头,铃声不断响起。四肢发软,他咬破嘴唇强迫自己清醒,终于是接起了电话。焦急的男声大声喊道:

  “小怪物,你在哪儿?”

  “老怪物,我好难受……”几近疯狂的酥麻逼得他倒在床上,陷入了癫狂般的痛苦,唐三微弱的声音传到独孤博的耳朵里,“我好像被下什么药了?”

  

  “你在哪儿?!”电话那边的声音隔着屏幕也掩饰不住疯狂的神色,唐三扯着自己的领带想要脱掉这碍事的衣服,却发现他根本没有一点儿力气。

  

  “我也不知道……应该是酒店吧?”

  手机那头再没了声音,唐三撑着眼皮,看见屏幕上出现一个空电池的图案。体力不支地倒在柔软的大床之上,失去意识。

  

  

  霍雨浩推着小清洁车,关上8301的门。

  他决定明天就辞职。

  

  勤工俭学的后果就是久坐年级第一的他破天荒地翘了课,还特么是从小把他养大的师父融念冰的课。更惨的是,没人帮他答到。

  师父把他叫到办公室,让他手抄了一遍课件。

  别问,问就是上夜班,第二天早上没起来。

  

  8302号房门口“请打扫”的灯亮起,霍雨浩敲敲门,没人回答,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客人出门了?”他拿着房卡轻轻一刷,门打开了。他拿着抹布和洗涤剂进入房间,却发现大床上躺着一个穿着黑西装的女人。

  霍雨浩幼小的心灵收到了强烈的惊吓,这姑娘怎么回事儿,不会是心脏病突发猝死了吧?走近那人,粗重的呼吸声和一股淡淡的香气传来。

  

  Omega?发晴了?

  可他霍雨浩一个Beta,啥也不知道啊!

  

  似乎终于察觉到身边有人,那个女人缓缓抬起头,一双大眼睛蒙着水雾有些茫然地看着霍雨浩。

  霍雨浩心里赞叹了一下这姑娘像CG人物般的脸,但介于他从来没见过发晴的Omega,连忙站远了些礼貌地问道:“这位女士您好,请问您需要帮助吗?”

  长发及腰,如瀑布般顺滑地散在耳畔,唐三像一只快要渴死的雏鸟,伸出骨节分明白皙滑嫩的手抓住霍雨浩的围裙。

  霍雨浩瞳孔地震,刚要甩开这姑娘的手,却听见一个如歌唱家般好听极了的男声。

  

  “帮帮我,求你、唔……”

  

  抹布掉在了地上,洗涤剂也从霍雨浩的手里滚了下来。

  

    éœé›¨æµ©ï¼Œè¿™ä¸ªå¹´è½»çš„Beta。在那个男人开口的一瞬间,竟然感受到了勾人心魄的玫瑰花芬芳扑面而来。

  这香味儿似乎能够磨灭大脑之间的所有思想,理智的线被硬生生崩断的那种感觉,首次席卷霍雨浩全身。

  

  靠。

  霍雨浩在完全失去理智陷入癫狂之前最后想的是:

  这么好看的人竟然是男的。

  

  没过五分钟,两人就坦诚相对。霍雨浩双眸失神,却下意识地轻吻着唐三的嘴角,然后小心翼翼地交叉在一起。青年生涩的动作让身下人堪堪回应着,仿佛一朵鲜嫩的玫瑰花苞被手指捻玩,泄出曼妙的芬芳。

  没人知道这晚究竟有多么疯狂,包括他们二人,也只有一些断断续续、暧昧的记忆碎片而已。

  

——

  

  “所以,这就是你今天翘课的理由?”

  融念冰递给霍雨浩一杯水,看着一手拉扯大的小孩儿那红红的脸蛋,有些无奈地问道。

  

  霍雨浩点点头,从书包里抽出一张纸,递给师父。

  融念冰接过那张纸,手里的化验单显示着他的体质出现了惊人的变化,过了这旖旎的一晚,他竟然从Beta进化成了Alpha。

  虽然这种Beta二次分化的情况也常有,可发生在自己身上,也足够震撼舍友和比较亲切的朋友了。

  

  沉思过后,融念冰得出结论:这个Omega一定体质强大,且和霍雨浩契合度很高,才会发生这种反应。相当于霍雨浩找到了自己的真爱。

  “所以那个O呢,你不会睡完人家就跑了吧?”融念冰推推眼镜,盯着蓝发青年。

  

  霍雨浩有些懵地点点头。他起来发现上课迟到了,给那个好看的Omega盖了盖被子就跑了。

  

  融念冰一头黑线。徒弟过于天然呆怎么办?

  “那名字呢?睡了人家名字总知道吧?”他只觉头疼,怎么能教出来这么个对终身大事马马虎虎的臭小子。

  霍雨浩摇摇头,浅蓝色的眼睛眨巴眨巴,还有些可爱。

  

  融念冰叹了一口气,狠狠一巴掌拍上他的脑袋。

  

  霍雨浩痛苦地捂住头,听见师父扯着嗓子骂他:

  “霍雨浩,你是真傻啊,你是去工作还是去做一次性服务的?我没教过你生理常识吗……”

  

  在师父劈头盖脸地怒斥之下,霍雨浩忙不迭抱着书包跑出门,最后听见上气不接下气的师父一声怒吼:

  “明天你师娘来开讲座,你小子必须来!”

  “师娘?”霍雨浩又折回来,脸上带着些许八卦的微笑,见师父并没有恼怒的神色,大着胆子继续说,“师父,铁树开花啊,我以为你只喜欢做菜和看书呢。没想到竟然找到对象了?”

  融念冰砸吧砸吧嘴,似乎回忆起了什么甜蜜时光。

  “其实我俩还没确定关系,一直都是我追他,没办法,他实在太优秀了。关于我怎么喜欢上他这事儿啊,就得从五年前讲起了……”

  

  

——

  

  [明天开讲座?院长,我有些紧张啊……]手指敲击屏幕,唐三蹙眉,弗莱德院长也太看的起他了。更何况自己的身体还青一块紫一块的。

  滴都铃声响起,是院长发来的消息。「小三,你现在是世界前百强企业的总裁,还是Omega,难道还不算成功吗?不要妄自菲薄。况且稿子你已经写好了,我们都很满意。」

  还想在说两句,那头的信息又发来了:「小刚和二龙……还有我,咳咳、都很想你。你借机回学校来和我们叙叙旧嘛。」

  

  [嗯……好吧。那我明天下午过去。]键盘声清脆,唐三套着高领毛衣坐在会议室里,拿着手机往后一倒。长发被扎起,粉嫩的脸颊上印着红晕。他真是永远无法拒绝陪伴自己多年的老师们……

  [好,讲座安排到两点。]

  

  独孤博面色铁青地走了过来,先是看了看桌子上放着的策划案,又看了看一脸疲惫的唐三,Alpha强势的信息素几乎收不住,最后咬牙念出一句:“谁干的?”

  “如果你问的是下【屏蔽】药,很不幸,是旗下的一个Omega艺人。今天早上已经开除了,大概以为我是Alpha,想创造些暧昧绯闻吧。”

  唐三苦涩地扯起一个笑容,玛丽苏小说里的事儿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感觉很不好,“如果你问的是被终生标记,很不幸,是个兼职的大学生清洁工,而且人家今天早上还辞职了。”

  揉揉自己的老腰,那个大学生还真生猛……唐三的身体素质算O中强者了,也不由得体会到散架的那种感觉。

  

  独孤博脸色越发黑了。“清洁工?星罗大酒店的安保工作这么不到位?”

  “跟星罗那边的人没关系。我按请勿打扰的时候按错了,‘请打扫’的灯亮着,人家进来也很正常。”他轻轻揉搓着脖颈后方腺体的位置,上面传来淡淡的青草味儿,倒是与他的玫瑰很相配。

  

  独孤博沉默了,蛇瞳之中饱含冷冽的威胁意味儿。

  唐三起身,提起公文包和独孤博走出会议室。公司里的人面面相觑,一向温柔的总裁今早暴怒之下开了一个当红小花的事儿早就传开了,估计以后在这个圈子里是混不下去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唐三拿出一盒抑制剂,放进包里,准备回家给唐舞麟唐舞桐做饭。

  “下[屏蔽]药的艺人签了保密协议,老怪物你放心,应该不会作妖。”看着独孤博的神色,唐三拍拍那人的后背,安抚道。

  

  “我在意的不是这个。”

  独孤博抓住唐三放在自己后背的那只手,有些冰冷地说道,“他真的终生标记了你吗?”

  唐三摆摆手,蹙眉道:“该做的事都做了,不终生标记才怪。”语气平淡得仿佛体内那块股子滚烫没有存在过一般。

  独孤博眼中划过一丝不明的情绪,随即问准备回家的唐三:“小怪物……你可是个Omega,不要太过坚强了。有的时候可以依附一下A们不是吗?”

  

  长发男子开门的手一顿,他的神色有些异常起来。

  “这个世界对Omega要求太低。我不想这样活着,我会比Alpha更强大优秀。”

  几乎是颤抖着声线,唐三说出这句话。

  

  独孤博欣慰地点点头,还想转头问唐三些什么,却听见门被狠狠拍上,以及“啪”得一声。

  

————

  “同学们好,我叫唐三,是炫世唐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总裁。很荣幸能……”

  能容纳近八百人的大会演厅中,唐三穿着一身定制西装站在舞台上。深蓝色的长发被高高束起成高马尾状垂在脑后,一双狭长的眼中浮现能融化冰雪的笑意。此时此刻,他在灯光下的面容犹如玉石般白皙无暇。

  

  “靠,我的小三太他妈好看了。”

  霍雨浩心不在焉地低着头玩手机。听见一旁的融念冰低声咕哝着什么,弱弱地说:“是是是,师娘最美,师娘最棒。”

  “臭小子,你倒是抬头看一眼啊!!”

  融念冰听出来了霍雨浩口中的不耐烦,狠狠拍了一下他的大腿。

  霍雨浩一激灵,缓缓抬起头。可当他看清楚讲台上那张面庞时,他的世界都不美好了。

  ?

  !!!

  那张美到惊世骇俗的脸,霍雨浩做梦也忘不掉。那种超凡脱俗的气质,霍雨浩只感受过一次……他的所有话语都被堵在嗓子眼里,阿巴阿巴说不出来话。

  “雨浩,看傻了?”

  “啊……”

  那不就是酒店里那个漂亮Omega吗!

  

  霍雨浩晴天霹雳。

  一不小心,睡了师父的对象?

  

  融念冰坐在霍雨浩旁边,自然将自家徒弟的神色看了个一清二楚,此刻心头也是五味杂陈。他轻轻抓住霍雨浩的手,然后却慢慢地开始捏紧。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融念冰和唐三青梅竹马,他暗恋唐三不是一天两天了,是十年。

  

  

  “霍雨浩,你告诉我,唐三……不会就是昨晚那个O吧?”

  霍雨浩都快要哭出来了,点点头,一副胆怯的模样。可在融念冰眼里,霍雨浩的眼神中压抑着非比寻常的快乐和激动。

  这小子是很自豪吗?!他手上的力道几乎要失去控制越来越重。

  

  “霍雨浩……真行啊你,”融念冰的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几乎是要捏断霍雨浩的手,语气中带着滔天的怒意,“阴差阳错睡了你师父追了十年的Omega。”

  

  霍雨浩愣住,随即流下两行热泪。

  他的手好痛。

  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儿啊!!

  

  

——End.

  

请捉虫

@_神经堆沙雕° 15:00

我 16:00

@LL 17:00

  

  

  

  

  

求推文(占tag致歉)

求姐妹推荐全职黑道/血族 æˆ–者其他AU的好文呜呜

有 å¶ å°± è¡Œ


【all三|原作向】折翼(3)

*本章大部分剧情 è¿‡æ¸¡ç«  åƒè‚‰çš„可以直接跳过

*逻辑不通ooc å®žåœ¨æ–¯å¯†é©¬èµ›


  

  树影婆娑,翠绿色的大地之上生长着密密麻麻的蓝银草,一株株宛若有生命般在微风中微微摇晃。青苔遍布于灰色的巨石之上,几处金色的营帐扎在此处,篝火噼里啪啦地燃烧着,胄甲兵器林立。

  在这树木之间,一抹红色倩影穿过灌木隐隐朝着营帐的方向走去。手里抓着一根长树枝当拐棍,走两步便擦擦满头的汗珠。

  这五大三粗的红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马红俊。戴沐白让自己到这个据点来,主要是因为唐门的暗探探听到这里是“情报科”,藏身之处极其隐匿,还有几十个魂帝坐镇,他们无法进入。

  而马红俊已经是魂斗罗级别的强攻系魂师,自保的能力最强,只有他能在得到唐三的消息之后全身而退。

  

  “站住!”树林凭空响起男人的声音,身着红衣的女子似乎被吓到了,拐棍一歪,柔弱无力地倒在地上。

  林间浮现几个魂师的黑袍,为首那位走上前去,站在红衣女子面前,俯瞰着脚边双眸带泪梨花带雨的女人,出声问:“干什么的?”

  “我……我是山那头白芷村的,听说嘉陵关正在打仗,心中惦念关城里的亲人是否安康,便想过来看看。”蹩脚的普通话不流畅地阐述着,女子慌乱的模样让人忽略了他的公鸭嗓。

  为首的魂师没见过这种情况,嘴上驱赶着,女子却直接跪倒在他脚边哭泣起来。那样子要多委屈有多委屈,仿佛被几个魂师欺负了一样痛哭流涕。

  “诶诶诶,你别哭啊。”几个魂师都很年轻,手忙脚乱地安慰着眼前面容姣好的少女,少女却无动于衷,只是掏心掏肺地哭着。

  这样闹下去,恐怕那位长老很快就会注意到自己了吧?马红俊双眸流转出狡黠的光,继续悲悲切切地哭哭啼啼。

  

  冷不丁地,从树林中突然闪出一个身影。马红俊含着泪抬头,正好对上那人的眼睛……看他的着装,应该是比较高级的魂师首领。板着一张脸,似乎吃了什么药一样。

  瞟了一眼地上瘫坐的马红俊,男子狐疑地走上前来,握住男扮女装那人一只手,端详起他的脸来。

  

  “你是天斗的……?”

  

  嗯?!什么情况?马红俊吓出一身冷汗,这人看出我来了?荣荣的化妆技术大家有目共睹,怎么会?

  “啊哈哈,咳咳、你是天斗那边的居民吧,来这里干什么,这不是你随随便便能闯进来的地方啊。”

  男人却并没有说出马红俊害怕的答案,只是突然牵强地笑了起来,似乎是认错了般摆摆手。

  马红俊虽然心存侥幸,可他也不是傻瓜,自己是上过前线的,肯定有人看到自己的脸。可戴老大说这支部队主管武魂殿的情报啊,又没上过战场,这男人真的认出了自己吗……?

  如果认出来了,为什么不说?

  

  一群人正闹着,营帐的门帘却被一只大手拉开,走出一位胡子拉碴的老人,眼中闪过不耐烦,“怎么这么吵?”

  “回大人,有个女孩儿说要去嘉陵关看亲戚,我们好像把她惹哭了……”呆头呆脑的魂师懵懵懂懂地说。一旁被称作“大人”的白发长老一听是女孩,眼神色咪咪地打量起地上瘫坐的红衣少女。

  身材匀称……似乎有些魁梧?估计是家庭条件好吧。

  一张小脸倒是好看的不得了,眉宇间有些英气,但更多给人一种俊美之感。

  女孩儿楚楚可怜地哭泣着,长老连忙将他轻手轻脚地扶起,温柔地对女孩说:“是我的手下们冒犯了,姑娘,你来自哪里?”

  “白芷村,我叫白生香,”马红俊心中默念上钩了,顺势柔弱的倒进目标任务怀里,“我的亲戚都在这城中,生死未卜,大人,您行个方便,让小女子过去吧。”

  “白芷村……方圆百里有这么个村子吗?”老头子托着下巴问旁边的青年。这姑娘啥都好,怎么名字和声音怪难听的。

       é’年思虑半晌,点点头,对他说:“是有这么村子,就在山后面。”

  忽略了女人唯一的缺点——公鸭嗓,长老见这么俊美的女人对自己投怀送抱,早就起了色心,一听来历清楚便忙不迭挽住马红俊的手就往帐子里走。

  “姑娘不要着急,先跟我去帐子里歇着,等明日我安排你进城。”

  “谢谢这位大哥,您真是个好人。”

  马红俊乖巧地点点头,心中桀桀坏笑起来。

  要不要顺便把这个老头子阉了呢?

  

——

  

  “张嘴。”

  纤长手指握着白色的瓷勺子,金色的眉目传情,千仞雪坐在唐三的床边,唐三倚在床头,端着香气扑鼻的白粥想要投喂。

  唐三眼皮也不抬一下,干瘪的嘴唇上裂口结痂,一具身体青青紫紫全是昨日留下来的痕迹。

  “小三,你不吃不喝这么久,是在报复你自己,还是自以为在报复我呢?”千仞雪讨人厌的笑脸怼在唐三脸颊边,手中的勺子里盛满白粥,赔笑地看着双眸紧闭的唐小三。

  “你是聪明人,不要变成傻瓜。”

  唐三缓缓睁开眼睛,他闭眼就是因为太久没进食没喝水,身体状态差到需要闭目养神。他凝视着千仞雪手中白色陶瓷碗里泛着热气的白粥,摇摇头苦笑:“不需要你喂,请你走开。”

  “好啊,那我站在旁边,你自己喝。”千仞雪将碗放在床头,将手交叉抱在胸前倚在纯白的墙壁上。

  唐三顿了顿,果断接过那碗白粥,小口小口地喝起来。不用担心粥里有没有毒,依照千仞雪那个性子,想杀自己完全可以直接捏断自己的脖子吧。

  白粥清甜可口,没有加糖,是大米品质极佳的原因。

  千仞雪就这样站在他身边正正看着唐三一股脑喝光了粥。“不愧是从月轩出来的优秀学生,连喝粥的动作都这么端庄大方。”

  “谬赞,我怎么敢跟武魂殿的小公主比礼仪。”唐三将空碗放在床头,拿起桌上白净的手帕拭去嘴边淡淡的水痕,“况且唐某双腿瘫痪,何谈端庄大方呢。”

  他那双蓝眸闪着寒光,盯着千仞雪。

  

  黄鼠狼给鸡拜年。

——

  

  皓月当空。

  金色的营帐之间闪烁着烛火,马红俊的身形隐匿在帐外的黑暗之中,一双凤眸涂着脂粉,脸皮子有些干。

  

  五分钟前。

  “大哥,我想去方便一下,可以吗?”马红俊那张人畜无害的奶油小生脸露出甜甜的微笑,蛊惑门口值守的魂师,在那人点头之下小碎步跑进森林。

   听门口魂师议论着长老在办公室里呆了很久,他自然要来看看这位色胆包天的老色鬼在干什么。

  从没有光的地方绕了一圈之后,他站在目标长老的帐子外,用极好的耳力探听着帐内老头子和下属的交谈。

  气息被毫无破绽的收敛……哪怕是封号斗罗都很难发现,更别说这个魂帝级别的执政人了。

  “长老,教皇冕下重伤濒死,如今我们几万大军连连失利,您说……这仗还能打下去吗?”那声音很熟悉,应该是今天早上握他手的男人。

  马红俊眼眸沉了沉,看来这男人没有要举报他的意思?是真的没认出来自己吗?

  老头子猛地砸了什么东西,吹胡子瞪眼地厉声呵斥:“说什么呢,武魂帝国的铁骑一定可以踏平天斗帝国,不就是个嘉陵关吗,有什么守不住的?!”

  “……是我太不知深浅了,请长老恕罪。”男人沉默良久,弱弱地说,“听说蓝昊王唐三也受伤了,正在养病,如今看来,是神仙打架之后凡人的争斗了啊。”

  老人突然阴恻恻地笑了起来,拍了拍年轻男人的后背,压低声音对他说:“不用担心蓝昊王,他无力回天,分身乏术。”

  马红俊听到三哥的名字,立马竖起耳朵。

  “舅舅、啊不,长老,这是为什么?”男人惊讶地回头问,嘴里还泄露了一些奇怪的消息。

  马红俊一脸无奈,怪不得你一个小小魂师能在人家武魂殿名誉长老的帐子里和人家聊天呢,扣扣鼻子继续听。

  “我的乖侄子啊,那唐三根本不是受伤了,他是被千仞雪殿下抓回去了。”老人竖起食指,煞有介事地说道,“这事对外保密,是千仞雪殿下的意思……你知道舅舅是殿下一派的,所以清楚这件事。”

  “那…为什么要对外保密啊,这不是长他人志气吗?”男人也是又惊又疑。马红俊表情严肃,眉头紧蹙地听着。

  老头子双手背后,严肃地说:“我也不清楚殿下是怎么考虑的,但我清楚,这个蓝昊王一定是殿下手中的一张底牌。”

  “能帮她扳倒比比东的底牌。”

  

  马红俊吐出一口气,这情报算是喜讯,至少三哥没死。

  

  男人还在像十万个为什么一样小声追问着:“那唐三现在被关在哪里啊?”

  “废话,当然是千仞雪殿下的天使神殿了。”老头子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大侄子,“你今天怎么废话这么多?”

  “啊?有吗,哈哈、”青年慌乱的打哈哈,“这不是挺好奇的吗,您这么忙,侄子想为您分忧罢了。”

  “哈哈哈哈哈,你有心了,你母亲呢……”

  

  马红俊得到了想要的消息,攥紧拳头转身融入黑暗之中,又绕回了自己暂住的营帐。

  在镜子前用小舞姐塞给他自己随身携带的胭脂补了补妆,大老爷们儿娇俏地跳上了床,坏笑着等待要和自己共度良宵的那位长老。

  

  “小美人儿,”半个时辰后,营帐外传来了老头子沙哑的声音,“我来看你了~”

  马红俊感知到四周的魂师被这位还要点廉耻的大长老屏退去几里之外的树林中值守,不禁失笑,这不是往自己伤口上撞吗?

  叫吧,叫吧,今晚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我今晚就送你洁身自好大礼包!

  

  老头子穿着个中衣就溜进了自己的帐子,一双混浊的眼珠盯着故作羞涩的马红俊,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两三步上去就要扑倒红衣美女,结果被那人结结实实的肌肉狠狠撞了一下。

  “诶呦喂!!”捂着脑袋,老头诶呦叫着,“姑娘,你这身子怎么没有肉呢?”

  

   “这么说来,你的狗腿子们都被你支到林子里去了,省事多了,我还得谢谢你呢。”

  伴随着马红俊杰克苏般的声音,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那老头子的老脸上,随即他掐住那人的脖子,举在半空中。在老人叫不出来只能咿咿呀呀的声音之间,用手抹花了妆容,恢复原本的音色,霸气外露地问道:

  “老头,好好看看,我是谁?”

  

  “你、你是……”

  老头子吓得快要失禁,昏庸无能的脑袋里也突然浮现出一卷画像,牙关打颤,不敢置信地害怕着说出:“你是史莱克七怪的邪火凤凰!!”

  情报科的画卷中,是有这么一张俊秀的脸的!下面的署名,可是名震八方的青年才俊们——史莱克七怪啊!

  “啊,原来你没瞎。你这具风中残烛的老身板祸害了多少女孩啊,今天我就替天行道……”

  马红俊一头红发灼烧着,宛如熊熊烈火,夺目刺眼,他手上的力道渐渐收紧,勒得老头子喘不过气,“收了你这个淫棍!”

  

  “别!”

  门帘突然被掀开,熟悉的男声响了起来。马红俊回头,门口站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个老头子的侄子——那个年轻人。

  他喘着粗气,跪在门口,狼狈地说道:

  “您大人有大量,我舅舅年过半百,没几年活头了……求求您别杀他!”

  

  “他没几年活头,就能毁掉女孩子的青春?”

  马红俊虽然对这个男人有些好感,可他一向嫉恶如仇,是不会因为男人的祈求就放过这种恶人的。

  

  “我……”男人跪在地上,涕泪横流,“我现在就带着舅舅离开武魂殿,我保证他再也不会做坏事的!”

  

  “不再做坏事,我信吗?你信吗?”马红俊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凤眸中露出不屑的神色。

  

  “啊这、那求……求您看在我没有说出去您身份的份上?”男人已经乱套了,破罐子破摔,嘴里乱喊着。

  “你当时若是说出我的身份,所有人都会死。”马红俊笑了笑,这小年轻说话挺搞笑的。

  “我倒是挺好奇,你既然认出了我,为什么不指认呢?”这是一个萦绕在他心头的问题。

  

  “因为我一开始就没想过他们会发动战争啊!如今生灵涂炭血流成河……这样是会遭天谴的啊!”男人痛苦地崩溃大叫,悲哀地捂住脑袋,对马红俊说出一句绝望地话:“光是嘉陵关一战,武魂殿整整死了几万人啊!我不想死,我母亲还病着呢——”

  “我把所有情报都告诉您,求您放过我的舅舅吧!”

  

  马红俊挑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便松开了手。老头子早已经被吓昏过去,口吐白沫躺在床边不省人事。

  

  “我赞同你的言论。同时,我接受你的条件。”

【all三|原作向】折翼(2)

*唐三中心向 ä¸»é›ªä¸‰ é­”改原作3k车

*前期就是滴滴嘟 åŽæœŸèµ°å‰§æƒ…

*走微博 è€ç¦ç‰¹å±è”½å¤ªç‹ 

点这里 

【all三|原作向】折翼(1)

阅前须知:

*唐三中心向 ä¸»é›ªä¸‰ é­”改原作6k+

if千仞雪不是恋爱脑是疯批美人

——

正文转微博

点击上车 


  

【柴哈】疯 (刘经理×张水手 一发完)

3k+观后有感滴滴嘟

被逼坏掉刘经理×事情败露张水手

if刘发现张做的好事后直接锁了“好弟弟”并且各种各样的故事

写来自己爽 OOC注意

W.8516910

错字多 æ¬¢è¿Žæ‰è™«

之前搞错了没发出去(。对不起!!

已经重新发了 å†è¯•ç€æœä¸€ä¸‹ï¼ˆæŠ±æ­‰ï¼ï¼ï¼


【池苏】记梗

想写史密斯夫夫带娃打怪破镜重圆

池苏白切黑×2 é’梅竹马 

看似安稳的一家三口其实是两个杀手+一个小黑客

啊好带感 å…ˆç ä½ å‹¿æŠ±æ¢—我自写